荆州政协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荆楚文史 >

午夜穿行荆江分洪区

作者: 来源: 时间:2007-08-08 00:00

 

周志方

 

1998816日,我经历了一生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夜。

当长江最大一次洪峰——第六次洪峰袭来之际,我们得到消息:当晚可能在湖北公安县分洪,便迅即从岳阳赶往公安。途中,经与有关方面联系,证实沙市水位已超过原定的分洪水位——45米,分洪工作已在准备当中。

深夜23时,当我们赶到石首时,正在石首执行抗洪抢险任务的济南军区某师政委电话通知我们:不要再前进了。分洪区内绝大部分群众已经疏散撤离,部队也将于半小时后撤至安全地带。

车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公路上的积水也越来越深,10米以外的目标也难以辨认。路边的广播一遍遍地播放着荆江分洪指挥部的转移通知,而分洪区边缘的公路上,还不断有牵着牛、赶着猪的老乡沿公路撤退过来。

为了争取在洪水到来之前赶到公安县,及时发回有关情况,我们决定穿行分洪区,连夜赶往公安县。在一座已经关门停业的公路收费站前,我们被正在执行戒严任务的民警拦住了。我们向民警介绍了自己的使命,在征得他们的同意后,我们进入了分洪区。

分洪区内已全部断电,四周漆黑一片。接近子夜时分,雨稍停了些。由于无线电通讯设备出现故障,我们与抗洪部队和编辑部都失去了联系。因为不知道洪水将在什么时候从什么方向冲来,车上的5个人都做了最坏的打算,我们将证明身份的军官证放在贴身的衬衣口袋里。车上的另外两位新华社解放军分社记者——副社长谭道博和采编室副主任贾永都是经历过战火洗礼的老军事记者。看到他们临危不惧的样子,我这个第一次面对如此场面的年轻人也镇定了许多。

在一个名叫皇岭桥的小镇的公路上,一位神情焦急的民警拦住了我们的车。他说,在清查中他们发现,当地还有80多名群众尚未转移,希望我们设法通知县里速派车来。救人要紧,我们火速朝公安县城的方向驶去。17日零时左右,汽车突然熄火,由于电瓶电能不足,车子始终无法打着火。10分钟后,一辆疏散群众的中巴车路过此地,车上虽已严重超载,但看到我们这些穿着军装的人被困于此,群众还是拼命挤出一个空位。由于我们五个你推我让,谁也不肯走,最后只好全部留下了。此时,已到了计划分洪的时间,一位骑着摩托车转移的小伙子主动停下来,试图用他的摩托车上的电瓶帮助我们打着火,但没有成功。谭道博果断地让这位名叫杨焕奇的青年立即撤离,并对他说:“能多走一个是一个!”

摩托车开走了,四周又恢复了一片寂静。大家默默地聚拢到一起,根据谭道博的建议,组成了临时党支部,约定了洪水袭来时的联络方法。贾永打着手电察看了周围的地形和水情。然后,大家坐在路边静静地等待……

零时58分,一阵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划破夜空,一支由当地干部和抗洪部队组成的疏散分队途经这里。带队的公安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朱德新立即让司机停车帮助我们排除故障。这是分洪区内最后一批撤离的群众,济南军区派出的一个汽车营参与了这次疏散行动,他们在分洪区内共找到了400多名尚未撤离的群众。如果此时实施分洪,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的汽车终于再次发动起来了。120分,我们看见了公安县城的灯火,那灯光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无比美丽。之后,我们连续遇到了好几辆准备前去救援我们的汽车。原来,是那位叫杨焕奇的青年赶到公安县城后,四处报警,请求救助被困分洪区内的新闻记者,接到报警的单位纷纷派车前来支援。

来到县招待所,我顾不得拧干军装上的雨水,连夜记录下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写成一篇通讯《午夜穿行分洪区》,准备在分洪消息得到证实后发回编辑部。然而,天亮后,我得到消息,党中央经过深思熟虑,最终没有分洪。这样,我连夜赶写的稿子也就发不出去了。不过,这一次我的心里没有一点遗憾,因为抗洪前线不出这样的新闻才是灾区人民之福!

周志方:新华通讯社军事记者。

------分隔线----------------------------